快捷搜索:  

又到换季整理衣柜时 给旧衣服找个好去处

又到换季整理衣柜时

给旧衣服找个好去处(美丽中国)

核心阅读

二四八月乱穿衣。又是换季时节,羽绒服、长靴要洗洗,大衣、短靴可以再留一阵,变形的毛衣、大了的T恤、小了的衬衫都要想办法处理掉,“断舍离”少不了。有没有什么渠道能让旧衣服发挥“剩余价值”?在南京,一些市民、志愿者和企业做出了尝试。

旧衣服有什么样的渠道可以捐出去?捐出后经过怎样的处理可以给到有需要的人手中?不适合再穿的旧衣服又可以怎么利用?其实,分门别类,旧衣再利用大有可为。

捐赠,给用不上的衣服找个新主人

近日,在南京市江宁区天地新城小区,18号楼附近透明的“爱心衣橱”又迎来了三四十件“新”衣服:有羽绒服、棉衣、毛衣等,看起来颜色大多亮眼,款式也较时尚。

说它们新,是因为每月逢10号都会有一次这样的活动,居民们可以自助取用。尽管下着蒙蒙细雨,刚挂进去的衣服十来分钟就被认领一空。

这些其实都是二手衣服。它们多从分布在各小区的回收箱中收集来,经过处理。环卫工陈桂芳这次取了两件棉衣,在现场试穿后感觉很满意,同时她也拿来一包旧衣。

据江苏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俊杰介绍,该公司在全市上百个居民小区和高校的人流密集处共摆放了1000多个旧衣服回收箱。其中天地新城小区是最早设置的一个点,一年回收了1000多件衣服。同时,他们与公益组织合作,在6个小区设“爱心衣橱”,并将逐步进行推广。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不仅每次捐赠都受到居民欢迎,每周一次的回收也很少出现空箱,少则一两件、多则上百件,例如记者采访这天,小区的几个回收箱均装了1/3左右。数据显示,往年这家企业在南京年回收1200吨旧衣服。

工作人员介绍,“过去,居民们有旧衣服习惯直接扔到垃圾桶里,和普通垃圾混在一起。开展回收后,也遇到过有人往回收箱里扔垃圾、物业不理解不让进门布点等窘境。但是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都习惯了把旧衣服放到回收箱里”。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南京农业大学的几位学生,所住宿舍离回收箱较远,他们定期在各自的宿舍楼中收集旧衣后,再通知公司上门来取,毕业时他们还将这项工作与下一届学生交接,至今已延续三四年。

“旧衣捐赠也走过一些弯路,是逐步改进的过程。刚开始是给本地弱势群体捐赠旧衣,回收后我们挑选出来一部分进行捐赠,有时候也会收到反馈,说有味道、穿了过敏等等。”王俊杰介绍,后来有了经验,旧衣要达到八成新的、式样质量都较好的,经过清洗消毒后,才能达到捐赠的标准,每年大概捐出二三十吨。

上述公益组织的创始人朱敏告诉记者,该团队与全国100多家公益组织联系交流,通过与旧衣回收企业、公益组织合作,不定期地面向贵州、新疆、四川等地的贫困地区进行捐赠。

再生,旧衣变成拖把、做成窗帘

在该环保科技公司位于南京江宁区的一处厂房前,成包旧衣服被从面包车上卸下来,在分拣车间中堆成了一座座“衣服山”。五六米高的车间,衣服几乎堆到了屋顶。当天,9辆车从各回收点回收的衣服共超过3吨。多名分拣工人在忙碌着,负责搬运衣服的,将其传送到传送带上;负责具体分拣的,则按照不同材质放到对应的塑料筐里;边上几位将分类挑选后的衣服打包整理。该公司日处理量可以达到8吨。

工人们告诉记者,分拣过程中,八成新以上的衣服可以经过处理之后用作爱心捐献,这样的衣服会先单独挑选出来,数量大约占到7%到8%。

分拣车间旁边就是清洗车间,里面都是挑选出来可以捐赠的衣服。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台一体化洗衣烘干机正在高速运转,里面除了洗涤剂外,还有消毒剂。一次可以清洗二三十公斤衣服,一天可以清洗四五百件。经过初步处理的衣服还要挂到隔壁进行紫外线灯消毒处理。等到熨烫和包装之后,这些旧衣服就可以用于捐赠了。从回收到可以捐赠,周期大约是一个星期。

除了八成新的衣服之外,整个回收中占“大头”的是再生利用:看起来比较破旧或者有损坏的旧衣,达不到再次穿戴的需求,将按照材质、颜色等再次分类处理。

据介绍,纯棉的衣服将分块、打包,被加工成工业抹布。该公司就是做工业抹布起家的,有一条完整的生产线。化纤、混纺的衣服则运到下家的开花工厂,开花后纺成纱线,最后制成手套、保温棉等劳保用品;羽绒服中的羽绒也可处理后作为羽绒服的原材料。少量最终无法再利用的衣物只能作为垃圾处理。

在分拣车间的进口处,几位工人将已经挑选出来的棉质衣物去掉领子、袖子,再切割成大约20厘米见方,经过专门设备清洗后,这些方块被一块一块地摞在一起,捆扎成一个大型“豆腐块”,整齐地码放在储存室,等待着被加工成工业抹布。

将被运去开花的化纤类衣物,也已经经过了粗剪,到了下家工厂再进行一系列消毒等处理。这些布料开花后,除了可以制成手套等劳保用品,也可以用于汽车的内外饰、窗帘、保温棉。

“最早从事旧衣回收,也是为了收集制作工业抹布的原料,在接触了志愿团队后有了一起做公益的想法。”王俊杰坦言,光是用于旧衣回收的日常运营一年就需要40万元,用于废旧纺织品回收体系建设的固定资产投资等能获得一定的政府补贴。政府补贴一方面缓解了公司的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也给公司带来美誉度和知名度,为工业抹布等的销售畅通了渠道。

去年,该公司工业抹布的销售额约200万元,化纤类等其他布料销售额约50万元左右,获得当地商务部门的补贴9万元,在增值税下调之外还减免了10万元左右的废旧纺织品增值税。这样,回收利用和爱心捐献形成了一个稳定闭环。

监管,让旧衣回收更加规范

记者在不少小区都看到摆放在醒目位置的绿色旧衣回收箱,但仍有一些居民心存担忧而不敢尝试。“这个市场上鱼龙混杂,有些不正规的回收公司会不会没清洗和消毒?万一拿出去做成‘外贸原单’,不是对人体和环境都有危害吗?”采访中,几位居民表示,如果旧衣服去向不明,宁愿把它们都存放在家里。

朱敏告诉记者,她也曾看到报道,没有资质的小企业进行旧衣回收,甚至不洗不晒就直接倒卖,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声誉,给爱心捐献蒙上了阴影。为了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该协会一般亲自实地走访,或者直接与需要捐赠的公益组织、政府部门联系,减少中间环节;同时加强反馈,通过照片、视频等形式,给捐赠双方一个交代。

王俊杰说,公司正在加大技术投入,加强对回收箱的动态监控,保障旧衣回收前端市场安全。

“旧衣捐献到了接收单位手中后,使用人是否满意、有什么用途、穿着合适不合适,其实很难有效地追溯和反馈。有时候哪怕是新衣捐赠,也未必完全符合对方的实际需要,这就会造成二次浪费。”另一家环保公益组织负责人张建宇建议,跟踪监管机制非常重要,可以由政府部门进行监管,或者购买第三方服务进行监管。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启川说,我国已制定和正在实施《清洁生产促进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完整的先进的废旧商品回收体系的意见》等法规和文件,但是并没有直接规定如何规制旧衣服回收问题。

“旧衣服回收存在着几个突出问题:回收主体资质、行为规范以及责任承担等缺乏明确和统一的规定;对于回收组织和个人,由于监管主体以及监管方式没有明确或者较为模糊,目前处于监管不作为的状态。”刘启川认为,首先,应制定关于规制旧衣服回收的法律规范和制度规则,包括指导原则,监管主体责任,回收主体准入条件,回收主体标注及公开等义务,以及违法和不当责任情形等方面详细规定。其次,建议采取“政府有效引导、市场主体参与”的理念,鼓励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人积极参与,可考虑政府制定监管主体和回收主体权利和义务的协议文本,制定对回收主体的补贴细则,以及明确社会监督的渠道和方式。

姚雪青

旧衣服,衣服山,剩余价值,豆腐块,大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AG